杨铠璘:妈妈是我的吴总

母亲:吴佩芳 女儿:杨铠璘   2016-06-23 11:40:41


母亲:吴佩芳 女儿:杨铠璘

妈妈和女儿共同经营一家高新技术民营企业,公司的业务是生产高铁刹车片。



杨铠璘的工作一直很忙,几乎没有不加班的日子,只有在她的上司出差的时候,她才能稍微放松一点。她的上司就是她的妈妈,一家民营企业的老总,杨铠璘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后,回到国内成为母亲的助理。

在杨铠璘的记忆里,母亲一直都是一个女强人。单亲的杨铠璘跟着母亲一起生活,母亲经常出差,没有办法照顾她,经常把她放在亲戚朋友家里。这一度影响了杨铠璘的婚恋观,她不想像母亲一样当一个女强人,只想好好地嫁一个普通人,生一个小孩儿,然后好好地陪着孩子长大。

随着年龄的增长,杨铠璘理解了母亲的苦衷,高中毕业的时候,她到美国去念管理学,用三年半的时间提前修完了学分,回国进了母亲的公司,想尽早地为母亲分忧。母亲一个人支撑着一家创业公司,太辛苦了。

尽管不愿意像母亲一样成为女强人,杨铠璘还是受到了母亲的影响,高中的时候就决定学习管理。“我好像没有什么太过远大的理想,不像我的朋友,喜欢烹饪的就想开一家美食店,喜欢乐器的就想当一个音乐家,我小的时候想过当老师,因为我是班长,管理能力比较强,帮着老师管同学,大家都叫我‘小厉害’。长大以后觉得当老师不太现实,觉得还是学学企业管理吧,能帮上母亲。”

因为母亲忙于事业,杨铠璘从幼儿园就开始住校。她十四五岁的时候,母亲的生意开始好转,也开始有时间陪女儿了。“记忆最深的就是每周末回家母亲为我洗校服,她是一个特别爱干净的人,做事情认真、执着,我们的校服是白色的,很不禁脏,但她把我的校服洗得就像新的一样。母亲说:‘小的时候没能照顾你,就算是为你做些什么,对你的补偿吧!’”

杨铠璘出国上大学的那一年,母亲开始做高铁刹车片的项目。最 开始的时候特别辛苦,技术专业出身的母亲带着几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在工厂里没日没夜搞研发。那一年放寒假的时候,杨铠璘从美国回来,母亲都没有去机场接她。她去了母亲的工厂,在黑乎乎的车间里,母亲穿了一件花棉袄,笑容里满是疲惫。她听到母亲在车间里大声地唱歌,那时正处于研发阶段,母亲压力巨大,身上的担子很重,但她的字典里从没有“认输”二字。虽然历尽千辛万苦,但是母亲还是带着她的团队自主研发出了高铁刹车片产品,成为国内第一家拿下产品认证的企业,打破了进口产品长期垄断,填补了国内这一领域的空白。现在,母亲经营的公司是国内时速300公里以上高铁刹车片的唯一供货商。

2012年底,杨铠璘大学毕业,第二年开始在母亲的公司上班。跟母亲一起工作,杨铠璘觉得压力很大,母亲是一个非常严格的人,对她更加严厉,有一段时间,她甚至早晨起来不敢去洗手间,就是担心正在化妆的母亲会问起工作的事情,批评责怪。 “那时候我觉得特别委屈,做好了是分内之事,做不好母亲会严厉地批评。”后来早晨的时候她就憋着不去卫生间,到了单位再说。有一次跟母亲聊天说到了这件事,母亲也觉得诧异:“原来我这么厉害?”从那以后,母亲也逐渐转换了沟通的方式,更多是引导,帮助她找到更好的工作方法。

母亲对杨铠璘的教育更多的是潜移默化的影响。在管理企业方面,母亲有着丰富的经验,很多员工从创业时就开始在这里工作。对于优秀的员工,母亲采取公租房及期权车辆奖励的制度,为员工解决生活住房及出行问题。

母亲尤其体谅一线的工人,自己掏钱成立了爱心基金,对于家庭有困难的员工给予补助。受母亲的影响,杨铠璘在去年冬天,给每一位在车间工作的一线员工买了羽绒服。因为母亲的熏陶,杨铠璘越发独立坚强。现在她越来越佩服母亲了。

在母亲的公司里,除了做母亲的助理,杨铠璘也负责行政和企划方面的工作。无论在公司上班的时候,还是下班回到家里,杨铠璘都管母亲叫吴总。现在吴总外出谈业务的时候,杨铠璘还兼职做她的司机。“母亲想让我跟着她多学习,并不是要搞家族企业,而是提供平台让我能够更加快速地成长,但真正未来是否能够做企业合格的领头人,还要靠自己的努力。”

跟母亲生活工作都在一起,杨铠璘在很多方面都受益于母亲,母亲比较讲究,爱干净,最介意她洗脸的时候把水溅到镜子上,杨铠璘每回洗脸的时候就会格外地注意,把镜子、水池整理干净,养成好的生活习惯。

每年的母亲节,杨铠璘都会送给母亲一束精心设计的鲜花,然后给母亲写一封信,表达内心的情感,以弥补平日里因更多交流工作而忽略的感情交流。至于今年的节目,她说总体不会有太大的变化,花是一定要送的,至于再送一份什么样的礼物,还没想好,看母亲的需要了,之前母亲的每一部苹果手机都是她给买的。

让母亲感觉到依赖女儿的时候就是母女两个出国的时候,母亲要靠女儿给自己当翻译,女儿说什么母亲就要听什么。“那时候,吴总可是一步都不离地紧跟着我哈!”

CUTE:和妈妈做同一份职业对你的事业有哪些帮助?

杨铠璘:好处是可以每天跟在她身边,了解她很多经营管理理念,还有她对公司未来发展的战略规划。在跟妈妈一起工作的过程里,我找到了奋斗的动力并树立了未来清晰的目标和方向。

CUTE:和妈妈从事同一份职业,对你个人的成长有哪些好处?

杨铠璘:每天跟妈妈在一起,她处理事情的时候我会在旁边观察,想着如果换成自己,遇到这样的情况时会如何处理,会跟妈妈有哪些差距,我应该如何做才能尽快缩短这些差距,这样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能够快速地成长起来。

CUTE:对于一些想和妈妈做同一份职业的年轻人来说,你有哪些经验可以跟大家分享?

杨铠璘:因为职业的相同,两个人之间的交流超越了亲情,会很充实,学到的东西也多。妈妈可以成为自己专业上的导师,能够进步得更快。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杨铠璘:妈妈是我的吴总